首  頁   公司概況   服務項目   招聘輸送    連鎖加盟   育嬰專區    客戶體驗   留言板  
行業新聞
公司動態
媒體關注
行業新聞
服務項目
助家保姆
 
月子護理
育嬰服務
鐘點服務
 
育嬰培訓
 

護工公司面對勞動合同法進退兩難
2009-7-9

    兩名護工在醫院走廊里解決晚餐。護工24小時陪在病人身邊,每天中午和傍晚兩個時段,分別可以抽出40分鐘解決吃飯問題,只有這一刻,是屬于他們自己的時間。

    近日,全國首個護工工會在北京惠佳豐公司成立,首批入會的1100名護工大多是外地務工人員。在場的幾位護工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他們的工作,常常是替代患者家人給患者擦身、接尿,工會讓這些異鄉人第一次感到:“在北京,我們有了一個家。”

    然而,他們也許不知道的是,長遠來看,護工行業總體仍缺乏歸宿,未來還將面臨困境。

    當十年護工沒見過勞動合同

    7月1日正午,北京市東城區一家腫瘤醫院很安靜,大多數病人躺著午休,一些身著淺藍色工作服的護工則蜷坐凳子上打盹。

    在北京這個忙碌的都市,家中有人生病,很多家屬會請護工幫忙照料。一些護工公司將自己提供的服務描述為“替代家人照顧病患”。因此,病患經常向“家人”們提出“個性化要求”:有的患者會要求護工的長相不能太難看;有時護工臉上掛著微笑也會讓患者不舒服;有的患者對禮節和衛生很重視,盡管18樓的單間病房有衛生間,但護工如廁必須去1層或3層的公共衛生間……

    事實上,在國外,護工的權責分得很細。一位在加拿大做過護工的人描述道——我們是有一定工作范圍的。超過工作范圍的事,我們可以拒絕。比如洗衣服,我們不會用手幫他洗,如果他要求手洗,我們可以拒絕。我們只負責把衣服丟進洗衣機。

    但在國內,護工們必須不分晝夜地陪護在患者周圍,除了給患者接尿、擦身,還要滿足雇主提出的種種要求。

    不過,相比工作辛苦、有時不受尊重,護工們更在意的,是改善實際待遇。目前,北京市有3萬多名護工,并沒有任何行業規范;護工們為病患服務,完全生活在醫院里,卻絕大部分游離在醫療系統以外;他們24小時工作,沒有節假日,更沒有基本的加班費。

    老肖是河南駐馬店人,在北京市西城區一家二甲醫院當護工。采訪當天,老肖同時護理著5名病人,但他的工資卻并沒有比一對一的護工多。在這家醫院,病人每月向醫院繳納600元陪護費,醫院護理部按照護工護理病人的人數、護理質量和病人病情發工資,分到老肖頭上也就900多元。“在陪護費上,醫院抽走的部分太多了。”老肖說。

    更讓老肖擔憂的是合同和福利問題。他在醫院做了十年的護工,連合同是什么樣都沒見過。“醫院根本就沒提過合同的事”,卻口頭上向護工交待:“一旦出現醫療事故,院方不負任何責任,你們護工自己承擔。”

    沒有合同,基本的三種社會保險,就更別想讓醫院給上了。去年,老肖患了痔瘡,就近在這家醫院的肛腸科治療。他抱著一線希望和護士長交涉,希望通過院里的關系或者醫療保險的方式減免一部分醫藥費,話剛出口,護士長便回了一句:“你還真想得出啊!”

    那一刻,老肖才知道,在這個城市辛苦工作了十年,最終他還是沒能換來任何保障。

    護工市場風險巨大

    和老肖相比,另一部分護工比較幸運。

    董女士前不久將家人送去住院,想請一名護工陪在老人身邊。她發現,和幾年前相比,現在請一個護工似乎更簡單高效:醫院門口就有護工公司的聯系卡,護士直接推薦了這家公司,還特意叮囑說,老人是胸科手術,要向公司說明,要求派一名“胸科的護工”來。

    現在的護工也有專業技能并細分科室了?

    記者在承包東城區這家腫瘤醫院胸科護理的公司了解到,護工雖然不負責醫療性工作,但胸科病人手術后需要視個人情況,不時排痰,在生活護理上有“叩痰”這一步驟,叩得好,有助于患者康復,減輕痛苦。因此,公司曾請醫院護理人員給護工們做過培訓,對叩擊的手法、輕重都詳細講解并練習,沒有經過相關培訓的護工不能上崗。

    幾年前的北京市護工隊伍,還遠遠沒有分出這些“細活兒”。護工的出現,是幫一些家庭改變“一人住院、全家上陣”的窘境。

    自上世紀90年代起,一批外來務工人員以散兵游勇的形式出現在醫院或住院部門口,主動與患者或家屬搭訕,甚至去病床前主動幫忙干點雜活,以取得家屬信任,獲取一份按日計酬的臨時工作。

    有需求就有市場。但隨著市場的擴大,臨時性關系的背后是巨大的風險——護工權益沒有任何保障。據報道,2004年3月8日,北京一家醫院年僅30歲的護工李建虎,連續3個月24小時工作,在護理病人時突然四肢抽搐,癱軟在地,40分鐘后死亡,經診斷為過勞猝死。同時,有些護工沒有醫學常識,并不懂得護理病人,一旦患者出事,護工逃逸,患者家屬將無處申訴。

    2007年,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稱,護士的缺乏直接導致了護工的增多,一些不懂得護理工作的護工會對患者造成健康威脅。衛生部要求,護工只能進行輔助護理工作,不能從事醫療性工作。

    由于護理缺口仍在,護工市場不斷擴大。“目前北京市護工有3萬多人。”一位護工行業內的資深人士將護工分為三種:

    第一種為公司管理。護工公司招募一批護工,經過招標,公司與醫院簽訂合同,由護士或護士長向病人或家屬推薦公司屬下的護工。家屬將每天80-90元的護理費用交給公司,護工們能拿到50到60元,公司向醫院繳納一定費用。

    第二種,醫院管理。有的醫院干脆把護工這塊業務收回去,讓醫院的“三產”管理。

    第三種,沒有管理。外地務工人員“老鄉帶老鄉”來到北京,相互推薦成了護工,和有管理的護工相比,他們俗稱“黑工”。他們以較低的價格爭取生意,但收入可以全數進入自己的腰包。

    據上述人士介紹,在2008年《勞動合同法》實施前,三種護工中很少有人與個人或單位簽訂勞動合同,更沒有社會保險。但隨著《勞動合同法》實施,一些“覺醒”的護工有了維權的底氣。

    2008年6月,在北京安貞醫院工作的百余名護工,因認為所在公司發放的工資和節日補助過少,集體停工十幾個小時。2008年下半年,一個護工向勞動部門申訴,稱北京市惠佳豐勞務公司未與自己簽訂勞動合同,該公司自2008年10月起,用三個月時間與全體員工簽訂勞動合同、完善員工保險。

    護工公司為何戴上違法帽子

    培訓、簽勞動合同、上保險、建工會……看起來,護工行業正走向細分、規范、合法。但是,一些護工公司的經營者發現,完成這些步驟后,公司變成了違法經營。

    一個問題擺在眼前:護工是否應該享有8小時工作制。

    一些護工提出,自己24小時陪護在患者身邊,沒有節假日,是不合理的。8小時以外的工作時間應依法發放加班費。

    而在惠佳豐勞務公司董事長張紹秋看來,護工的存在是“替代行使家屬責任”,應該參照家政人員的管理方案,但《勞動合同法》里恰恰沒有給“護工”指一條出路。

    對此,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卓小勤指出,按《勞動合同法》,護工和護工公司一旦簽訂勞動合同,護工就是公司的員工,代表公司被派遣到醫院為患者服務。那么,護工理所應當是勞動者,應享受勞動者的一切權益,包括加班費。

    保姆的情況不適用于《勞動合同法》,公司一般只進行中介服務,公司和保姆并不形成勞動關系。雇主和保姆之間存在雇用與被雇用關系,兩者權益通過簽合同來約定。北京市目前大多數保姆是24小時在雇主家,每個月休息4天,節假日加班要給加班費。

    卓小勤認為,護工和家政人員性質不同。如果護工直接與患者簽合同,就會出現護工公司和醫院作為雙重中介,這是極不現實的。一旦護工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,從法律關系上說,護工適應于《勞動合同法》。

    如果護工公司只是中介公司,不對護工進行培訓,不承擔護工社會保險,不與醫院建立定點關系,反而可以規避一部分法律風險。簽勞動合同反而得承擔高額賠償金。

    “不要說罰款了,就算把公司近2000名護工的加班費全部補齊,也是一筆不敢想象的數字。”張紹秋直言,嚴格按照《勞動合同法》,護工公司的出路只有一個——關門。

    惠佳豐勞務公司是目前北京護工行業中規模最大的公司之一,近2000名員工中農民工占95%以上,在協和、友誼、北京、人民等16家醫院工作。在職護工目前全員簽訂勞動合同,上了保險。

    張紹秋覺得,目前這種形式雖然違法,但公司與勞動者簽約,才能更好地組織護工,患者需求和護工權益都更有保障。如果解散公司,近2000人回到一盤散沙的狀態,既不利于社會穩定,也不利于長遠發展。

    張紹秋是北京市宣武區政協委員,他已經多次將護工行業的困局寫進提案,希望政府重視護工的行業歸屬等問題,卻一直找不到好的解決辦法。

    現在惠佳豐公司的各項工作進展順利。“但我們的確不合規定。”張紹秋說,實際上,我們急盼有關部門給出一種管理方法,細分出行業標準。如果能給我們指明一條出路,或者給一個名分,我們會按照行業標準來做。

    惠佳豐公司的副總經理徐先生也毫不隱瞞違法現實。他說,公司今年已去勞動部門報備,管理部門也很清楚這一“困局”,但在沒有好的解決辦法之前,公司只能頂著“違法”的帽子生存。

    假定公司能補上多年來“拖欠”護工的加班費,日后護工實行8小時工作制是否可行?

    張紹秋分析道,患者們需要24小時的陪伴,這樣護工對患者可以跟蹤觀察。如果兩班、三班倒,細節交接較多,容易出差錯。退一步說,即使可以做到無差錯,誰來付錢?

    如果維持現有的收費標準不變,則意味著護工們干8小時的工作,拿原來三分之一的錢。“這我絕對不愿意。”來自甘肅的護工申玲娟表示,她出來打工,就是為了多掙錢,供兩個孩子讀書。現在兒子上了大學,女兒還在上高中,要讓她多休息但降低工資,她是一百個不樂意。

    如果保障護工工資,調高護工費,勢必遭到患者反對。“住院和醫藥費本來就很多。我自己掏的護工費一天要90元,還不敢讓老人知道,瞞她說這是醫院配的護工,不要錢。護工價格要翻倍?受不了。”帶母親在醫院看病的一位女士說。

    醫護比例倒掛是根源

    “中國的衛生系統并沒有在護理隊伍中正式引入護工,出現護工只是個不得已的變通辦法,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護理問題。”中國人民大學衛生醫療體制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表示,護工的出現,是醫院護理現狀和患者實際需求出現矛盾的結果。

    王虎峰說,在國外醫院基本看不到“家屬陪床”,病人的護理全部由護士承擔,護士的待遇標準由行業協會牽頭制定,醫院支付護士工資。

    王虎峰指出,在中國,由于醫生才是給醫院帶來經濟效益的主要技術隊伍,護士帶給醫院的經濟收益遠不及醫院付給她們的薪金。這種崗位,人數越多意味著倒貼越多,護理環節不能給醫院帶來更多收益。因此,為節約成本,多數醫院都精簡護士編制。同時,護理工作關系到醫療質量的提升,社會效益大于經濟效益。現在醫院是為了追求經濟效益才采取了用護工來頂替的變通辦法。

    衛生部曾調查過,全國696所三級綜合醫院平均一位病房護士最少護理10~14名患者,最多甚至超過30名患者。而在美國,一個注冊護士負責6至8名病人,新加坡一名護士護理10至12個病人。

    “按正常狀態,一家醫院里護士應是醫生的2~4倍,但中國大多數醫院醫護比例倒掛。”據王虎峰介紹,長久以來,在重醫療輕護理觀念的影響下,我國護理崗位嚴重缺編,現在很多三甲醫院也遠達不到正常醫護比。

    同時,國內的護士崗位工作強度大、報酬待遇低、編制控制嚴,護理專業畢業生中的高端人才流向國外,從而進一步加劇了病人陪護難的困境。

    衛生部門也曾嘗試過改變現狀。

    北京市衛生局2007年曾在協和醫院、北大醫院、北醫三院、朝陽醫院等9家大醫院啟動護理員制度試點,這些護理員將由醫院護理部聘用管理和培訓,患者不再花錢雇用,以應對醫院護士力量不足和患者雇用護工現象。

    此舉一出,引發業內極大關注。有媒體分析稱,醫院存在的現實困難“就是錢的問題”。如果護理員擴編,得由醫院發工資,三險的費用都得醫院來掏,醫院一年得為此多支出成本幾十萬到幾百萬元。同時,如果全面取消護工,跳過護工公司環節,醫院得不到公司繳納的管理費,反而要為管理護理員增加支出。對醫院來說兩頭不上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摘自2009-07-09《中國青年報》

 
友情鏈接:武漢家政|武漢保姆|武漢搬家公司|武漢家政公司|武漢家政服務|
地址:武漢市洪山區珞獅南路馬房山南國大武漢家裝A4棟1620室 聯系電話:027-87299099 (24小時服務電話)
版權所有:武漢小阿姨家政服務有限公司 您是第 2460755 位訪問者
掃一掃上面的微信,關注我們

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931號

深圳风采福利彩票 gta5杀警察赚钱有多少钱 印尼足球指数 省省客赚钱是真的吗 吉林11选5 汽车美容店赚钱经营指导 新2即时指数 金祥彩票首页 梦幻西游方寸赚钱略 p3开机号 走路赚钱到qq的软件 wnba比分结果 怎样进行网络小说赚钱 江西麻将规则打烂 足彩胜负彩 餐饮店要开多少时间才能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